感恩人民回報社會
  (報告人:天津泰達藍盾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鄒凌)
  尊敬的各位領導、同志們:
  大家好,今天,我非常榮幸地站在這裡,向各位領導和同志們彙報我的思想和工作,說說這些年來,我怎樣從小時候的艱苦經歷中學會感恩,又怎樣從感恩人民、回報社會當中,找到企業定位,找到發展動力,成就了企業,也成就了我個人的事業,讓我感到每一天都過得很充實、很有意義。
  我出生在大港農村,小時候家裡很窮。改革開放前,村裡還實行工分制,父親為多掙工分,包下了周圍十幾個廁所清掃工作。後來,我也掏過廁所,包了20來個,多臟多累我都體會過。母親是個普通的農村婦女,沒受過什麼教育,但對我影響很大。剛實行“包產到戶”,我家分到一塊低窪的鹽鹼地,寸苗不長。地已經分完了,換也換不成。這時,母親說,地我們不換了,但請求生產隊把回收炕灰的活包給我們。沒想到,第二年莊稼長得很旺,秋後居然豐收了。原來,母親把炕灰填到地里,用它改良了土質。母親不怨天尤人、靠自己努力改變命運,讓我懂得:如果一個人視逆境為平常,把順境當作額外的恩賜,就算遇到再難的事,都不怕了。
  我11歲的時候,母親去世了。隨後,父親也病倒了,奶奶80多了還癱瘓在床。於是,我挑起照顧家庭的重擔。不會做飯,我就學著做,有時切菜切破手,有時燙到胳膊,時常飢一頓、飽一頓。是善良淳樸的鄉親們,省出乾糧給我吃,把大衣服改小了給我穿,穿臟了拿去給洗,還把衣服上的破洞給補了。這些經歷,讓我懂得“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
  為了貼補家用,我從小的時候就開始做小買賣,賣雞蛋,賣瓜子、賣冰棍、賣菜,騎車子賣、背籃子賣,我都乾過。那時經商還不為人們所接受。我在石化宿舍賣雞蛋,都是偷著賣。當時有個大爺,戴著紅箍,見著我就追,追上就把籃子搶去,把雞蛋摔了,說我是投機倒把,我就哭。那些雞蛋是我們攢了好長時間才攢下來的,拿雞蛋換錢,再換糧票、換糧食。然後,有一天我又在這裡擺攤,有人來偷雞蛋、搶雞蛋。這時,那個大爺又出現了。我心想,我這麼倒霉,以為大爺又來搶雞蛋籃子。沒想到,他怒吼一聲,讓他們把雞蛋都給我放下。這次大爺是來保護我,說:“這次我不摔你的雞蛋藍子了,現在政策放開了,允許賣雞蛋了。以後誰要再搶你雞蛋,你就找我。”從那以之後,我不再害怕那個大爺了。我知道,大爺壓根就不是壞人,大爺那裡也有溫暖。這溫暖來自政策的改變,政策能夠改變世界,也能夠改變人。也正因為政策的改變,才使我們家裡的光景漸漸有了新的起色。
  1985年我參軍入伍。在部隊,我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89年,複員後到糧食局、文化局工作,捧起了令人羡慕的“鐵飯碗”。可是,每月就二百多塊錢工資,我拿什麼去報答那些幫助我的人呢。1992年,改革開放的大潮讓我看到實現自己願望的希望。我不顧別人勸阻,毅然決然地下海經商。我想,就算是賠了,大不了再回家種地,沒什麼了不起。辭職後,我在醫院附近開了個小賣部,賣日常生活用品、保健品、麥乳精、罐頭,還有冰棍、鮮花,收公用電話費,4分錢一分鐘,這就是我公司的前身。1995年成立了大港藍盾商貿公司。1999年,借鑒了人民軍隊“支部建在連上”的辦法,公司成立了黨支部。這些年來,我們始終把黨建工作當作企業的靈魂,堅持企業發展到哪裡,黨組織就建到哪裡;重大項目在哪裡落地,黨組織就在哪裡生根;重要任務在哪裡執行,黨員骨幹就配備到哪裡。骨幹必須是黨員、黨員必須成為骨幹,已經成為大家的共識。現在的泰達藍盾集團,經營範圍覆蓋成品油、燃料油、化工產品批發、石化倉儲、車隊、鐵路專用線以及加油站配套等領域,業務範圍遍佈全國28個省市和泰國、新加坡、日本、俄羅斯、荷蘭等國家,年營業收入達幾十億,我也由一個窮苦少年,成為一個擁有這麼一大攤子產業和事業的人。
  企業發展了,如何把黨的關懷和溫暖落實到每名員工身上,是我經常思考的問題。2006年,員工胡春玥的父親去世,她的母親沒有工作,對於剛參加工作的女學生來說,就像“天塌了一樣”。我帶著公司的幹部去他家,家裡四壁空空,母女倆不吃不喝、不睡覺不說話,一直在流淚。我們從車輛、人員到資金,把她父親的喪事全包了下來,還送去家用電器和娘兒倆的生活費。我給她寫了一封長信,信的最後說:“你失去了一位親人,會有更多的親人來到你身邊,成為你的後盾,幫助你剋服困難。公司是你的後盾,我們都是你的親人!”
  2008年,公司員工劉長年被確診為癌症晚期,我們先後聯繫了六家醫院,幫他找專家、用好藥。臘月二十三,我帶著公司的高管在北京一家醫院的病房裡為他包餃子,特意給他頒發了優秀員工的榮譽證書,鼓勵他勇敢地戰勝病魔,陪他愉快地度過了最後一個“小年”。他去逝後,我們安排他的兒子到公司工作,解決他家人的後顧之憂。
  一個企業,在給社會提供優質服務的同時,更要為社會塑造健康的人,培養正確的核心價值觀。為此,我們確立了“做健康人、發展健康企業”,“走正道、乾大事、做好人”,“誠信做人、規範做事”,“幫助別人、提高自己”,“做讓人尊重的人”,“總想做得更好”等工作理念,逐步形成了健康、負責的企業文化。
  比如說,健康理念。如果企業急功近利,靠污染環境、破壞資源、坑蒙拐騙過日子,這個企業就是病態的企業。如果企業管理者的生活習慣、生活情趣不健康,也會帶壞一批人。在這方面,我個人以身作則,帶頭做健康人。只要有時間,我每天早晨游泳,晚上跑步,平時多看書,不抽煙、不喝酒、不喝茶,吃清淡食物,不喜歡應酬。一些民營企業老總戴名牌手錶、穿名牌服裝、打高爾夫、整天燈紅酒綠。他們有時也想拉著我,按說我也有條件生活在這樣的圈子裡。可是,我不覺得這種生活方式就是快樂的。這麼多年了,我從來沒有去過夜總會,我戴的手錶才300塊錢,已經戴了十幾年了。我常想,吃一個鮑魚,就夠一個貧困學生一年的學費了,吃起來很難受。我覺得,當國家和人民遇到災難的時候,住在救災帳篷里比住五星級賓館心裡踏實多了,跟災區群眾擠在農家院里過春節,比跟那些老闆一起到豪華游輪上過節,更讓我開心,因為這更有意義。
  再比如說,講誠信經營。我經常跟員工講我小時候賣瓜子的經歷:那時候賣瓜子是拿杯子量了倒進紙包,一毛錢一包,或者五分錢一包。別人賣瓜子用的杯子是瓷的,杯子底厚厚的,不透明,量少,我是用透明的玻璃杯子,能讓人看得見,具體多少,一清二楚。所以,我這瓜子賣得就好,放電影時,很多人買我的瓜子。我拿這個經歷和我的員工講銷售,這叫“超越客戶期盼”的銷售原則,就是做得要比客戶想象的要好,這樣人家才能記住你,下回還來和你做買賣。
  再比如說,對企業高管的考核,我不但考核經營業績,還要考核每年你做了多少好事。如果客戶遇到困難,我們就讓利,使勁讓,我從來不會因為我的銷售人員給這樣的客戶讓利批評他們,相反,我表揚他們、鼓勵他們。只有把企業發展建築在奉獻愛心、回報社會的理念之上,而不是建築在追逐名利的基礎之上,企業才能長久,50年、100年,都不會衰落。說實在的,無論企業怎樣發展變化,無論我個人命運發生怎樣的改變,那些從小時候就長進我骨子裡的一些東西,永遠也改變不了。你財富再多,也都是黨的好政策帶來的,是社會進步帶來的,都是社會財富的一部分。現在,我們企業發展了,我有更好的條件承擔更多社會責任,讓更多人分享企業發展的成果,讓更多的人說共產黨好、說國家好、社會好。
  我總想,一個人無論你到哪裡,你做到多大,都應“記得住鄉愁,報得了鄉恩”。小時候,我是吃百家飯、穿百家衣長大的。有很多的鄉親都幫助過我,他們約定,一人負責照顧我一星期。2011年,大安村的邊大娘病危,她想最後見我一面。我小時候經常餓肚子,就是這位邊大娘,經常在我上學的路上等著我,悄悄塞給我一個熱騰騰的餑餑,或是一個饅頭,有時裡面夾著蝦醬。至今,那餑餑和饅頭的香味好像還在嘴邊。她還說:“孩子,肚子餓了就來找我,有人欺負你就跟我說,我就是你的靠山。”為了報答邊大娘的恩情,我把她當親娘一樣看待,照顧她生活,帶她就醫看病,尋找營養價值高的紅參給她補身子。邊大娘年輕的時候就愛美,那時候沒條件享受。我有時也給她買些飾品,象金手鐲什麼的,這次我特意買了條紅色圍巾。有句俗話說“老孩,小孩”,我哄她高興,她就長精神。來到大娘病床前,我含著淚把圍巾圍在她脖子上,她對我說:“大娘現在是村裡最幸福的人,因為你是我的靠山”。
  多年來,我們幫助家鄉大安村發展集體經濟,帶著村裡60多個黨員到青島萊西考察,學習沼氣開發利用技術,進行“村企一體化”建設。村民們家中遇到大病難病,我得知後都要去看看,逢年過節給他們送慰問品和慰問金。我們向大港中塘鎮遭受火災的51戶居民捐款,與貧困村開展結對幫扶,多次向大港慈善超市捐贈。我們開展“藍盾愛心行”活動,10多年來,累計有上萬人受益。我們還在官港地區開展志願服務,給居住在那裡的老石化退休工人買衣服,給他們報銷醫療費。從報上得知,薊縣花果峪村村民長期出行不便,我以“一名共產黨員”的名義,捐資修建了通往山外的“連心路”。我原來在張家口市萬全縣當兵時,張建榮大娘家住軍營附近。四年前查出患乳腺癌,因負擔不了高額手術費,萬般無奈輾轉找到我。我連夜把她接到天津,找知名專家為她做手術,並承擔了全部費用。康復後的張建榮回到家,逢人就誇獎當地的部隊,說“感謝部隊培養出這樣的好人。”
  2008年汶川發生特大地震後,我率領我公司里的黨員骨幹和復轉軍人第一時間成立了一支抗震救災隊伍,奔赴震中映秀,面對倒塌的房屋和痛失親人的群眾,我們建起臨時黨支部,鮮艷的黨旗豎起來,黨員徽章戴起來,骨幹力量組織起來,我和村支書帶著黨員向大家莊嚴承諾:“黨支部在,戰鬥堡壘在,我們黨員就是你們的主心骨。”現場的受災群眾都掉下眼淚。我們把工作重點放在部隊來不及救援的偏遠山區,公路不通,我們就背著應急物資在山間爬行,挨家挨戶走訪慰問。由於白天黑夜連軸轉,我支撐不住,暈倒在漁子溪村的廢墟上,但我始終沒有放棄救災。22天,我帶的團隊轉戰6個重災鎮。後來,又去了玉樹、蘆山、岷縣、舟曲等地開展抗災救災,累計五萬多人次受到幫助。當地新聞記者要採訪我,都被我拒絕了。我們是來救災的,不是做給別人看的。我經常跟我的團隊講,我們要做得“無聲有色”,就是默默地做到最出色。所以,許多災區群眾並不知道我的名字,但大家都記得廢墟上升起的黨旗。我們離開的時候,有群眾問,你們是省里還是縣裡派來的?我說,“我們是天津來的,是黨派來的。”災區群眾都豎起大拇指說“共產黨好!天津人好!”
  6年來,我和我的團隊始終堅守對漁子溪村村民的承諾,抗震時當他們的主心骨,重建時還是他們的主心骨,併成為唯一一個堅持6年留下來並幫助他們的民營企業。我們除了聘請專業心理醫生為村民進行心理疏導,資助考上大學的貧困生,還幫村裡發展特色旅游,建起獼猴桃基地,開展特色養殖,興辦礦泉水廠,並以共產黨員名義捐出200萬元作為啟動資金,作為村民個人股金投到這些產業,讓村民變股民、家庭變股東。2012年漁子溪村村民人均純收入首次突破7000元大關,超過全縣農民人均純收入600元。
  救災先救心,扶貧先扶志。有一次,我事先沒打招呼,去漁子溪村查看我們援建的那些項目進展情況。當我坐著吉普車走到我們援建的災區,在遇難者公墓前,我讓隨行的同志下車去為死難者獻花。我怕被認出,給當地添麻煩,就獃在車上。同事們一下車,就被幾個賣花的圍住,爭相兜售手裡的花。這時,一個當地村民還是發現了我。衝著大伙喊:“鄒總來了,鄒總來了”。儘管我一個勁地說“我不是”,但幾十個賣花的鄉親還是把吉普車圍住。一時間,鮮花在我的車周圍擺了一大遍,他們說:“鄒總獻花,我們都不要錢”。當時,我非常感動。但同時,又告訴鄉親們,以後有獻花的,你們不要把人家圍住賣花,人家是來祭奠我們的親人,我們這樣做多不好啊。後來,我再去紀念碑,發現再也沒人一哄而上賣花了,而是把鮮花整齊地擺放在一起,供獻花人自取。
  2012年10月8日中午,漁子溪村71歲的馬錫章老人,哭著給我打電話說:“我恐怕見不到你了”。細問得知,他白血病惡化,已經放棄了治療。我放下電話就聯繫天津的血液病專家,總醫院的領導也特別支持,很快把馬大爺接到天津治療,還把他老伴和兒媳婦一同接來。一天凌晨,馬大爺病情突然惡化,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我馬上趕到醫院,馬大娘拉著我手說:“要不我們就回去吧,讓他和孩子們見上最後一面。”我說:“大娘彆著急,您相信我,咱們再等等,我把您的孩子們都接過來。”後來,馬大爺病情再度惡化,馬大娘和孩子們又提出要回老家。醫生、同事也都勸我。我說,不行,出院就等於立即把老人推向死神。我對馬大爺的親人們說:“你們不用擔心費用,我理解你們的心情,你們的老人就是我的老人,只要有1%的希望,我們就要作100%的努力”。上天不負苦心人,經過全力搶救和醫護人員的精心呵護,馬大爺的病情竟然奇跡般好轉了。出院時,馬大爺一家都說天津人好,因老人不能坐飛機,我就派人帶著醫生和護士用救護車,花了28個小時從天津把馬大爺送回了四川映秀家中。為維持治療效果,老人需要用一種叫格列衛的昂貴藥物,我怕他捨不得吃,就給他準備了2013年全年的藥,如今老人生活能自理了,還能下地幹活了。前段時間,我又給他準備了今年一年的藥。今年春節,馬大爺送給我一幅字,上面是他親筆寫上的“共產黨好”。
  6年來,每年春節我都帶著公司員工和文藝骨幹來漁子溪村跟災區群眾一起過春節,親手給村民發年貨,給孩子們發壓歲錢,為他們舉辦“映秀春晚”。當初,災後第一個春節,我一想到成千上萬失去親人的災區群眾,孤獨地獃在冷冷清清的家中過節,心裡就為他們難過。於是,我就把他們組織起來,讓他們在集體的大家庭中感受溫暖,在準備節目的忙碌中沖淡失去親人的凄涼。村民們沒有想到,這“映秀春晚”一堅持就是6年,每年春晚他們都會唱一首當地村民請人自編的歌----“我知道你會來”。去年春節,在漁子溪村過春節的時候,我正跟大家一起聯歡,一個失去雙親的小男孩,悄悄走到我身邊,小聲說:“叔叔,你能跟我出來一下嗎?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跟您說。”沒想到,到了屋外,孩子對我說:“叔叔,您能抱抱我嗎?我想我爸爸”,邊說邊撲到我懷裡。我緊緊摟著孩子說:“雖然爸爸沒有了,但我保證,不會讓你缺少父愛,一點都不會少。”
  大年初一,是我們小分隊要離開映秀鎮的時刻。鄉親們總是自發地聚集起來,在路邊排起了長長的送行隊伍,大家走了一個山頭又一個山頭,送行的鞭炮放了一里又一里。有一次,一個村民抱著家裡僅有的兩隻大公雞,說什麼也讓我帶上。我說:“上飛機是不允許帶公雞的。這樣吧,您讓我抱著大公雞,咱倆照張像,我帶上這張照片,就算把您的心意帶走了,以後我還能從照片上時常看到您。”85歲的雷術芳大娘發現我的手涼,非拉著我到她家去烤火,見沒暖和過來,就一直用自己的手幫我捂著,誰催我走,她就跟誰急。100歲的高代地大娘提前半年就開始一針一線給我繡鞋墊,想著、盼著我回去過年,大年初一她把一雙五彩斑斕的羌繡鞋墊親手交到我手裡說,你把鞋墊墊在腳底下,全身就暖和了……
  這手牽手的溫暖,心貼心的真情,讓我終身難忘。每當想起他們,我就心裡發熱,就不斷地激勵自己“走正道、乾大事、做好人” ,把企業經營好,用黨建工作帶動企業發展,為國多擔當,為民謀幸福,為社會多做貢獻。
  我們不但要通過實際行動,讓全社會的人都說我們黨好、我們國家好、我們社會好,還要通過我們企業在國外的實際行動,讓當地人民說我們中國好,說中國人好,不僅僅是現在說好,更要爭取50年、100年後還說中國是個偉大的國家,中國人民是偉大的人民。2006年,我們響應國家“走出去”的發展戰略,到贊比亞從事農業發展、礦業投資。在那裡,我看到中非老一代領導人建立起來的友誼,深深地植根於非洲人民的心中,我們到當地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為貧困部落捐款捐物、修路打井、救助孤兒、助醫助學。同時,還成立部落文化遺產保護組織、修建部族歷史博物館,受益人口超過2萬人。雖然當地林木資源豐富,我們可以撤ナ髂狙桿僦賂唬乙笪頤塹鈉笠導峋霾蛔瞿靜納狻7ツ局賂黃蘋禱肪常頤親約壕馱怨飧隹鰨儼荒芸雍Ρ鶉恕N爍鋇厝嗽黽郵杖耄頤竊詼絞⊥蹲剩櫓鋇孛裰誒孟兄猛戀刂置藁ǎ傻鋇乩投�2000多個。我們善待贊方雇員,沒有接到一例投訴。老庫是我們的一名外籍雇員,也是斯洛伐克的一名老共產黨員,他被我們的一言一行感動了,執意要加入中國共產黨。通過積極承擔社會責任,我們贏得了贊比亞官方和人民的信任,贊比亞前總統班達和當地民眾都稱贊我們團隊是“做的比說得好的人”。既為贊比亞的經濟發展、社會進步做出了貢獻,又提升了中國人在當地的形象,為中贊友誼盡了綿薄之力。
  我們只為社會做了一點點,但是黨和人民給了我們很多。汶川縣委派人來了,他們將唯一的一個榮譽市民稱號給了我,組織部長親自將證書送到天津;玉樹的校長來了,他代表全州的小學將錦旗送到了企業;災區的群眾來了,他們將一封封感謝信送給了我,天津市、濱海新區和街道等各級黨組織也給予了關心和支持。在此,我想感謝多年來對我的成長和公益行為給予關心和支持的人們,請家鄉人民和各級黨組織放心,我將通過自己的行動,讓更多的人說黨好、國家好、天津好。我深知,只有黨好、國家好、天津好,我和我的事業才能好。這些年來,我養成了我的習慣,幫助別人、勤奮工作、學習先進的習慣;我也有自己的快樂,當別人說共產黨員好、解放軍好、天津人好、泰達藍盾人好的時候我最快樂;我還有我的夢想,讓惦記我、牽掛我和我惦記與牽掛的那些有困難的人過上好日子。我撿過破爛、拉過砂石、放過羊、喂過豬,當過農民、鄉鎮企業工人、軍人,做過農民工、個體戶、政府工作人員,雖然職業和社會角色在不停地變化,但我最在乎還是共產黨員稱號。27年前,我曾經在鮮紅黨旗下宣誓:“對黨忠誠,積極工作,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身……”這誓言需要我用一輩子去踐行,黨的恩情需要我用一生去回報。我始終提醒自己要珍惜神聖的共產黨員稱號,牢記使命、踐行誓言、替黨分憂、為黨增輝,生命不息,奮鬥不止,為人民群眾都過上好日子,為建設美麗天津,為實現民族復興的夢想,做出更大的貢獻。
  謝謝大家!  (原標題:鄒凌先進事跡:感恩人民 回報社會)
創作者介紹

人人為我

gg22ggxn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