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良
  全書以柳城女子交警中隊的一群女警的成長為主線,描寫她們在一年四季中不同的生活和工作狀態。故事從始至終讓這群年輕的女警都處在極度的緊張狀態之中,但她們執著堅定,敢於擔當,以自己的嬌弱之軀對抗殘暴,她們熱愛生活,愛崗敬業,敢愛敢恨。她們或少年老成善於思考,或外表嬌弱內心剛強,或風風火火潑辣幹練,或溫婉可人感情豐富……但她們又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對祖國、對人民的忠誠。
  景莉交代完曉婷,和麗茹氣喘吁吁地趕到大客車上時,一琳和文靜、嚴闊三人正急得團團轉,她們幾個見了麗茹滿臉驚喜,和她拍了拍手。車上很冷,司機也和那個小伙子一樣,怕油不夠,間歇的打火溫車開空調。景莉感覺溫度實在有些低,車上還有老人和孩子,便讓司機打火溫車,她特意看了一下油表指針,十分肯定地說,這車你才開不長時間吧?這些油打著空調可勁兒跑,到前面的柳城服務區肯定夠。一琳她們已把食品發到每個人手中,還給每個人倒了杯熱水,車廂飄蕩起一縷縷熱氣。
  那個啼哭不止的嬰兒在車廂中部,年輕的媽媽有些手足無措,一會兒坐下一會兒又站起來抱他在過道里搖晃。的確,這啼哭更加重了冰冷車廂里的煩躁。
  景莉想一定是餓壞了,她打開一袋奶粉問有奶瓶嗎?年輕媽媽無奈地搖搖頭,說沒想到路上會堵車,耽誤這麼久。景莉便用紙杯沖了半杯奶,端著,讓她用湯匙喂,可是孩子卻來回晃著腦袋,根本喂不到嘴裡,急得年輕媽媽眼淚都出來了。景莉只好把孩子接過來,孩子哭鬧得更厲害了,有好幾勺奶都被她倒在孩子的小下巴上。她有些尷尬地瞅瞅年輕媽媽,解釋說我的孩子都上幼兒園了,他小時候都是婆婆弄的。
  麗茹瞅景莉笨手笨腳的樣子,笑了,猶豫了一下,悄悄湊過來,小聲說莉姐,要不我試試?
  “你,你行嗎!對呀,你也快當媽媽了,還剛學完,怎麼把你忘了,快,快點給你!”景莉驚喜地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
  麗茹解開多功能服的紐扣,很專業的把孩子抱在懷裡。一琳註意到她的左胳膊比景莉和那位年輕媽媽抬得都高一點,直觀瞅來,孩子在她懷裡的姿態更舒服一些。孩子仍然搖晃著小腦瓜啼哭,麗茹不慌不忙用唇試一下奶的溫度,拿湯匙在杯中沾一下便輕輕放到孩子的小嘴裡,孩子終於感覺到了奶香,邊哭邊吮吸著湯匙。麗茹又沾一下再放回去。在湯匙離開的那一刻,孩子又發出一聲暴哭,可是小腦瓜卻不再搖動。幾次反覆後,麗茹逐漸加量,孩子的哭聲越來越小,最後完全停歇,主動尋找著嘴邊的湯匙,配合著吮吸起來。年輕媽媽、景莉包括車上所有乘客都鬆了一口氣。
  一琳說麗茹,真有你的,看來這培訓班不白上啊!
  景莉仔細端詳著麗茹,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麗茹的多功能服前襟緊緊包裹著孩子,神情專註地一勺勺喂著,臉上現出只有一個母親才有的那種光彩,這光彩是她以前不曾有的。難道,這個年輕漂亮的小丫頭真的這麼快就要當媽媽了嗎?景莉的內心五味雜陳。
  很快,半杯奶順利喂進去,吃飽的孩子打個哈欠,似乎也鬧騰累了,想睡一會兒。麗茹把孩子輕輕遞迴年輕媽媽懷裡,年輕媽媽不住地道謝,乘客們卻熱烈鼓掌,好像麗茹完成了像嫦娥探月的偉大工程一樣。
  車裡溫度慢慢升上來了,乘客們緊繃的表情變輕鬆了。一琳文靜幾個人又給乘客倒了一遍熱水,便要下車繼續往後走,乘客中突然有人問,警察,這道什麼時候能疏通開啊?
  一琳瞅瞅景莉,景莉說快了,馬上,請大家相信,我們不會讓大家等得太久!
  下車後,景莉說,不能等發完食物再想辦法了,必須馬上,如果客車在這裡把油耗盡了,那可真要出人命的。
  雪,不知什麼時候停了,凜冽的風嚎叫著順高速路經過的峽谷狂瀉而來,風中像藏著無數把鋒利的小刀,皮膚挨上它便被一道一道割得血肉模糊。
  景莉讓大家趕緊戴上口罩,把棉帽繫緊,說一琳還是你和文靜、嚴闊去吧,到服務區,他們那裡應該有汽油噴燈,電瓶和連線,這是前幾天開會時要求公路中隊救援必備的東西。
  “要是服務區沒有怎麼辦?”沒待一琳說話,文靜搶著問。
  “那就用服務區的電話讓許大隊馬上送過來,越快越好,雪停了,氣溫越來越低,弄不好真會出事的!還有,你們一定要註意安全!”
  “放心吧,莉姐,你在這裡壓力會很大!實在不行就分一下組吧。”一琳領文靜嚴闊上車,“我們會盡最大努力爭取時間。”
  目送著閃閃爍爍的警燈消失在夜色中,景莉又拿手機撥許大隊的電話,仍然撥不出去。這荒山野嶺,當初通訊部門不可能設計那麼多信道,來為這偶然的交通大堵塞服務的,這應該是一起典型的交通擁堵造成了通訊擁堵的案例。景莉想著,把人員分成兩組,曉婷領一組,自己領一組,讓許月把空調開到最大,實在冷得堅持不住的,便在中巴車上稍微暖和一下。
  (未經許可,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  (原標題:女子中隊(四十四))
創作者介紹

人人為我

gg22ggxn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